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力拓中铝几内亚铁矿交易消化问题谁能解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3:07:27

11月4日,全球3大铁矿巨头之一的澳大利亚力拓团体(Rio Tinto Group)宣布,已将号称全球最大未开发铁矿的几内亚西芒杜铁矿(Simandou)本方所占股份,折价出售给中铝矿业国际公司(Chinalco),引发业内广泛关注和纷纭议论。

西芒杜铁矿曾号称21世纪最伟大的铁矿发现,被认为可能改变全球铁矿石供需格局和国际市场游戏规则,曾是所谓兵家必争之地。在3大铁矿巨头中素以善布闲棋冷子著称的力拓早早在此处下手,本世纪初已取得几内亚政府授权,独家勘探西芒杜地区的铁矿资源,2008年公布了首份西芒杜铁矿勘探报告。根据这份勘探报告的数据,当时已探明和可推断铁矿石储量为22.5亿吨,总储量可能达50亿吨,已探明矿石品位为含铁%,力拓计划首期实现7000万吨产能,

当时全球铁矿市场正处于三大矿企奇货可居、中国作为头号铁矿石进口国格局已成,供需双方围绕铁矿石定价激烈博弈的关键时刻。如果力拓吞下西芒杜,就基本意味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三大矿企对上游富铁矿资源的垄断难以被撼动,全球铁矿石定价的格局也会保持很长时间;倘若西芒杜被中国或其它矿石消费大户所争得,则三大矿企的富铁矿资源垄断就会被打开一个很大的缺口,从而在未来定价权争取中处于不利地位。

正因如此,当2008年中铝-力拓讨论前者参股后者合作方案时,中铝曾郑重将参与西芒杜项目当作先决条件,敝帚自珍的力拓态度犹豫,未知可否。2009年力拓财政状态一度好转,并随即对引入中铝参股反悔,西芒杜项目的两家合作,自然也就成为罢论。

但此时全球金融危机恰好爆发,加上当时几内亚因时任总统、军事能人兰萨纳.孔戴(Lansana Cont,并不是现任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两人也没有亲戚关系)突然去世,该国政治出现混乱格局,而西芒杜铁矿距离海岸线达750千米,其间莽林密布,交通不便,铁矿所在地人烟稀少,缺少大规模铁矿生产、后勤所必须的水、电保障能力,更缺少将铁矿石顺利运出的必要保障。要让铁矿顺利投产,不但要三通1平,还要建设水厂、电厂,建设生活区、商业区,和从西芒杜到港口的铁路专用线(由于殖民时期开发铝矾土矿留下部份线路,只需修筑400千米便可),2008年报告中力拓认为,首期需投资60亿美元方能让西芒杜正常投入运转,但随着几内亚局势的变化,加上国际金融情势的逆转和力拓对当地实际情况了解的深入,到2010年初,力拓已悄然将这笔预算评估修正为120亿美元,也即较最初翻了一番。

在这种情况下力拓不能不重新权衡利弊:西芒杜项目业已铺开摊子,前期投入已扔出,如果半途而废后果可想,但倘若独立硬撑,证据和国际市场的不稳定、未来不可预期的延续投入,都可能把力拓活活拖死。

鉴于此,2010年初,力拓不能不硬着头皮找到唯一有能力且仍有意愿的老对手中铝,并于3月19日达成了西芒杜项目合作协议,协定规定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并分别控股44.65%和50.35%,中铝向该项目注资13.5亿美元,换取新成立合资公司一半(3个)董事会席位。

当时对这1合作的前景,许多观察家其实不看好,由于中铝实际上是吃亏的一方。

根据中铝-力拓协议内容,,中铝会酌情引入铁路、港口、钢铁企业,乃至金融机构等中方联合体成员,共同参与开发建设,也就是说,不但仅是中铝,许多中资机构都将被卷入这桩交易,为力拓的买卖保驾护航,资金、基础设施建设,乃至信用担保和政治调停,力拓都找到了一个有力的风险分担者。

反观中铝,在合作中所取得的,是该项目的参与权(但不是决定权),有权向西芒杜投钱、引入基建项目,但没有拍板的资历。如果该项目终究成功,中铝将取得部份铁矿石的销售权但不是定价权。

不仅如此,2008年时的西芒杜合作谈判,力拓的筹马是自家股权的一部分,而如今却变成西芒杜项目的一部分(且是一小部分)。

很明显,这不是什么联姻,而充其量是一次外遇,而且中资一方还须自备被褥,自带干粮,乃至自备背景音乐、自修梦幻度假屋。

中铝当时所希望的,是借此打破三大矿企的铁矿石供应、特别定价垄断权,但2010年协议实际上是不平等条约,中铝掏了钱、让力拓得以继续玩下去,却未换取西芒杜项目产品定价权,相反,力拓由于花小钱办大事,反倒得以在未来进一步加强、而非削弱其在国际铁矿石生产领域的垄断地位进一步加强。

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中国经济放缓、政府决策紧缩过剩钢铁产能,加上矿石进口、储备量巨大,令三大矿企不能不顺应情势不断降价(2015年12月最低时跌至37美元./吨的历史低价);几内亚方面胃口愈来愈大,令西芒杜项目进退两难,而力拓的弦绷得过紧,摊子铺得太大,已到了必须有所取舍的地步;至于中铝,2014年事迹亏损达162亿元人民币,是中国股市中亏损最多的上市公司,市场评估无序海外收购是最大亏损源,在此局面下也不得不缩小格局,几内亚和西芒杜项目上并未如力拓所预期的那样漫天撒钱。

由于几内亚方面依然在漫天要价(他们提出,鉴于科纳克里港担当沉重的铝矾土出口任务,西芒杜项目应自建深水港,有评估称如此一来该项目前期开发费用必然会突破200亿美元大关),而全球铁矿石需求和价格虽然触底反弹(目前每吨在美元间),但供需尚属安稳,在这种情况下,力拓选择了壮士断腕,将本来舍不得转让的西芒杜项目控制权和股分打包卖给同床异梦的中铝,有消息称,这笔买卖会为力拓换回亿美元资金,倘果真如此,力拓虽然未赚,但紧绷的资金链会大为减缓,且规避了一个重资、长线、强不确定性的定时炸弹。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西芒杜是块肥肉,但对力拓而言太大,既然消化不了,索性趁赔得不多权且跳出观望。

如前所述,中铝的消化能力乃至还不如力拓,大型国企中头号老亏损、海外并购屡屡吃药,都让人对其在西芒杜项目上的前景捏把冷汗。2015年中铝总算扭亏为盈,但盈利不过2.06亿元人民币,且这1盈利在很大程度上拜不良资产、并购剥离、紧缩之赐,如今再背上西芒杜的特大包袱,后果会怎样?会不会撑死?

但无论如何,西芒杜铁矿是作为全球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消费国的中国,从根本上打破三大矿企价格敲诈的唯一可靠希望,且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鉴于中国在西非长期经营,几内亚对峙各派和中国均保持友好关系,且该国政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中尚算稳定,又是传统矿业大国(铝矾土出口量多年稳居世界第一),倘能将一带一路、非洲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和西芒杜项目统筹兼顾、公道布局,还是有可能收到较好性价比的或索性说,中国可能是唯一能真正完成西芒杜项目的气力。

不管是福是祸,中铝都已从力拓手中接下了西芒杜大肥肉(确切说是原属后者的那一半),即使肠胃不够强大,也只能硬着头皮消化,有关方面如何公道调配资源去助消化,让这块大肥肉成为中国经济这个伟人的有效营养而非致癌因素,则是最大的挑战和考验。

更多有色金属行业请访问:中冶有色技术()

()

小儿中成感冒药排行榜
小儿感冒药十大排行榜
小儿感冒药排行榜

相关推荐